收集资料加痴汉用地。
想安静的屯点东西。大概都是二次元相关内容。
目前墙头Wild Adapter和石川英郎桑相关。完食BUS GAMER/私立荒矶高等中学生徒会执行部/空与原/蜂の巢…峰仓world补全计划还差最游记。
感谢峰仓老师、Hide桑还有社长。还有活在峰仓老师笔下的久保x时。
谢谢你们救过我一命。

绘空事。

抱歉,又要把这里当树洞。
又把自己折磨到没法睡觉,说不清这是不是自作孽。
焦虑症自卑症什么的我也说不清楚,几个月发作一次,真的很伤身。持续时间长了,就像是神经一抽一抽的痛。我也好想找个人聊聊容我解脱,可是又不知道听的人会不会再说出什么令这种情绪更恶化的话,其实我很清楚啊,能改变这些的只有自己,想找人说也不是要什么解决办法,可能单纯只是想要有个人点点头说句理解说句抱抱。
很多东西复杂得一言难尽,像一个朋友说的,有病得求医。然而求医的花费,就是所有的死结,说白了就是穷,不穷哪有这么多烦恼。可是为什么会穷,又是一个死循环。有些东西没法改变了,你说抬头走吧,你以为总有一天会走出去,但是没有。对的,没有。
善意的谎言真的好吗,我自己的故事里,不好,一点都不好。因为知道真相的那天,我意识到,我又毁了自己的一条康庄大道。我真的很后悔,但又没有后悔药,最后只能变成自己的自我折磨。因为,我不能怪那个人,当然,也应该说是我不够努力。然后又变成了对自己的折磨,好累啊。我现在真的懂了什么叫不要长大,可我已经回不去了,那些为自己笑的日子。虽然时长还觉得自己活在幸运里,但已经失去了幸福的实感。
Wild adapter第六卷配的歌「エソラコト」=绘空事,我曾经并不喜欢这首歌,感觉旋律听着老套,油油腻腻的。甚至看到一个朋友说,这首在31首里好听程度垫底。不过有一天看过歌词,深夜被折磨得无法入睡就爱上了。因为太符合自己在想的事情。
时任和久保酱本来就是「多余的人」,多了不多少了不少。什么都不会改变,只不过还剩悲哀的鸣叫,移开目光的人多了去了。「无法让步的生存方式,不过是强人所难。人人如此。」大概就我这种性格的人,太懂这句话,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,难过的不是这事,而是一句「这就是社会。」
我想要的不是认知感知这个真相,有时候,我真的只是想要一个人对着伤口吹口气,告诉我这真的不要紧,不是我的错。
为什么这么难,因为这就像是漂亮的被色彩装点的虚构世界。
有时候真的希望没有机会读懂wa的歌词多好。可是读懂了又才明白,这是拉我上岸的救命稻草。听懂了,头痛也会消退,可以安心入睡。

评论

© Bit of life | Powered by LOFTER